【威士忌组登月计划】月亮与微波炉

九月十一日 5:00


诸伏景光死前最牵挂的,除了远在长野县的哥哥,在黑夜中经常逆行的降谷零,还有他走之前,在安全屋吱吱嘎嘎作响,正在暖橙色的灯光中热着速食美味肉酱千层面的灰色微波炉,走之前,那个速食美味肉酱千层面平稳地被盘子拖着,在那个神秘又昏黄的空间里平稳地旋转,慢悠悠地,好像是在跳舞一样。他长这么大还没和谁跳过舞,但这无所谓了,莱伊的枪已经在他的手中,坚定不移地对着他自己,和慢悠悠的千层面,嘎吱嘎吱的微波炉不一样,手枪是把速度换算成最后的时间,每一秒都漫长得好像凌迟。诸伏景光用力地,坚定不移地紧攥那把左轮手枪,紧握手心的像是他的救命稻草,而不是致死的凶器。


苏格兰和莱伊,波本并不在一个安全屋,但是他们有自己的交流方法,比如波本如果说自己想吃肉酱千层面,会把一只橘黄憨胖的加菲猫别针别在涩谷一家百货商场的留言墙上,而苏格兰看到情报的方法则是他一直都有的监控线,他们就像是city hunter里,只要写下xyz就可以获得主角的帮助一样。


苏格兰教波本的第一道料理,是肉酱千层面,诸伏景光教给降谷零的,居然是土豆炖肉,这也是苏格兰教给莱伊的第一道菜,一切的起源是五个月前那个莫名其妙的夜晚。


三个人好巧不巧再次凑到一块,夜黑风高,阴冷的风口冷得难以让人相信今天还是炎热的夏天,给莱伊做任务对象诱导工作的波本意外感冒了,很神奇,感冒,听起来和波本多不般配的疾病,一下子就把他神秘主义的面纱扯下了一半,让人的目光从他的神秘莫测转移到为人的那一面,那原本在组织里只有苏格兰知晓的月背面。于是苏格兰提议说:


“给波本做一些吃的吧,你,莱伊,是的,感谢波本为你的牺牲,趁他现在还略有一些迷迷糊糊……你从他嘴里套不出任何情报!我的意思是,你应该谢谢波本。”


莱伊只觉得莫名其妙,在组织这种地方就应该把累赘和包袱往一边丢,管他是个什么人,反正不是FBI,无所谓,但是他不想得罪人,波本如果不好起来,他们谁也无法搬离这个安全屋。在这个狭小到勉强挤下三个大男人的干净房屋里,还得再住上快一个星期。


苏格兰说,波本体质很好,三天足够了,他马上就能从高烧的状态摆脱出来,然后晃动手中装着马铃薯和牛肉,香料,小分装的调味品,眼神示意他去打开炉灶。


波本醒来的时候,身侧的桌子上摆着的是新鲜出炉的土豆炖牛肉,闻起来略带一丝焦味,不是景光……苏格兰做的,而苏格兰正主就坐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他。


波本抵挡不住他的目光,用勺子搅和了几下,用勺子接着米饭和汤汁往嘴里塞了一口,他难过地皱了皱眉头,这一定是莱伊做的吧,焦了的土豆味差点让他以为苏格兰和莱伊趁他不在抽烟把房子点燃了。


“可以不吃吗,那个家伙手艺太差了。”


“感冒好了想吃什么?”


没得谈。诸伏景光又拿出他柔软又强势的话术了,降谷零难过地把碗里那口味夸张的炖肉咽下。


月亮出来了,光辉洒在窗帘上,冰冷地传递到曾旋转在微波炉里加热的陶瓷碗的边缘,降谷零就那样吃着,他不完全讨厌莱伊,莱伊很强,作为狙击手来说,强大的素质和能力是刚毕业没几年的他和景光比不了的,但是他也有自己的缺陷,比如不会做饭。波本一边想着一边吃,忘记了自己最开始嫌弃的那股就像是厨房点燃了一样的味道。

 

波本病好了,好的很快,两天,高烧全退身体正常,他想吃肉酱千层面,苏格兰说好,说会准备好食材,但是过了三个小时了,也没联系上苏格兰,他不方便打电话或者发消息,只好开车到苏格兰最常去的安全屋,一个离涩谷很近的安全屋。


到安全屋里,那异常的清洁就好像从来没有住过人一样,如果不是微波炉里的速食千层面还在那小小的,充满暖橙色灯光的小盒子里旋转加热,波本就真的会相信这里一直无人居留。他将屋子的电闸拉下,为了防止它着火,然后转身离开了这个屋子。

 

莱伊自从上次被苏格兰手把手教学做土豆炖牛肉之后,唯一一次回礼,是告诉他左轮手枪的转缸被按住就会无法开枪,苏格兰才刚刚学到了莱伊第一个言传身教的知识,就死在了他的面前。头顶的月亮那么圆,那么耀眼,就和那个波本生病倒下的夜晚一样,现在长睡不起的变成了苏格兰,惨白的月光之下变得冰冷的是诸伏景光,血花饱满地打在混凝土制的阳台,像一轮只在人间的血月。

 

收走了那把卸了子弹,再也不会转动的手枪,赤井秀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阳台,留下匆匆赶到来不及消化现实的波本。冰冷的月光不似诸伏景光最后看到的那传递温暖的人造光,它不带温度的洁白带走了诸伏景光的最后一丝温暖。